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人妻出轨
人妻出轨
王玉兰在书店的工作很顺利。 重新开始上班,她对自己的岗位非常珍惜,尽管仓管的工作并不繁重, 但她还是认真仔细地完成而且根据自己的观察还提出了一些改进工作效率的建议。 为此,书店经理高山多次在开会的时候表扬她。 得到上司的认可,王玉兰更加有信心了。 经理高山跟王玉兰年龄相仿,是个稳重老练的人, 经过十几年的奋斗从店员一步步晋升到经理。 在他的领导下,书店的经营业绩不断上升,已经成了市里最大的书店。 高山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贤惠, 儿子在学校里成绩也很好。 但几年前,妻子在一次车祸中不幸遇难,使这个家庭一下子跌入了痛苦的深渊。 高山是个坚强的人,用了一年时间拼命工作, 才逐渐恢复过来。 王玉兰到书店以后开始一段时间比较不适应, 高山很热心地给她指导两人的关系在工作中逐渐亲密起来。 尽管他们彼此很有好感,但都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这些日子高山一个朋友的儿子儿媳到这个城市来旅游, 暂时借宿在他家里。 那天傍晚高山下班回到家,开门后忽然听到客房里传出一些不同的声音。 他想,这小两口今天没出去玩,在家休息。 他也不在意,准备进自己房间换衣服。 可是,客房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啊……哎呀……”, 象是女人在叫。 高山是过来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心里微微一笑。 他想,时间还早,不必打扰他们,于是准备把东西放下然后就离开。 当他轻轻走到客厅放文件包的时候,忽然看见客房的门并没有关好, 里面传出了女人哼哼唧唧的呻吟和啪啪的身体撞击声。 高山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了,现在勐地那么清晰地听到, 血一下子冲上脑门。 他不由自主地蹑手蹑脚走到客房门口,从敞开的缝隙里偷偷看进去。 里面的夫妻俩侧对着房门,赤身裸体粘在一起。 女人跪趴在床上,双手把住床栏,披头散发呻吟着, 男人跪在她屁股后面拽着她的腰身,仰头一下下撞击。 女人的身体很丰满,浑身的白肉随着男人的动作一波波地颤动。 看到这幅淫靡的画面,高山艰难地咽了口唾液, 阳具硬得象块铁。 房间里的那对男女做得很投入,根本没感觉到高山的存在。 高山清醒过来,感到很不好意思。 他轻轻退到大门口,转身带上门走了出去。 走到大街上,风一吹高山才觉得脸上有些发烧。 刚才的那一幕还在眼前重复播放,挥之不去。 今天儿子去爷爷家了,现在还不算晚,肚子也还不饿, 自己一个人去哪儿呢他想了想还是回书店呆会儿吧。 书店还在营业,他直接从后门上楼到自己的办公室, 那里的管理人员都下班了应该比较安静。 到了办公室门前他正要掏钥匙,忽然看见仓库有微弱的灯光。 还有人没下班吗他奇怪地想,便走过去看看。 仓库的办公室面积不大,在一排房间的最后, 很僻静的角落。 他走到门前,看见王玉兰还在灯下专注地翻阅着报表。 他轻轻敲了敲门,王玉兰抬头看见他, 连忙站起来: “高经理, 你也还没走啊”高山微笑着走进去 坐在她对面问: “下班了还不走在肏什么”“没什么, 我把这些报表整理一下。” 王玉兰给高山端来了一杯水。 “别那么辛苦了,你这样我不给你加班费都不好意思了。” 高山打趣着。 “别,我乐意肏。” 王玉兰笑吟吟地弯腰给高山递水。 天气很热,王玉兰穿着一件薄薄的制服, 制服里除了胸罩就什么也没有了。 她这一弯腰,高山正好从她松垮的衣领里看了进去, 两个雪白的乳房垂下来被胸罩挤在一起形成一道深沟 显得非常丰满。 胸罩是兰色的,和白皙的肌肤对比鲜明。 高山一看,眼睛就无法离开,一时楞在当场。 王玉兰忽然觉得高山的眼神不对,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 发现自己的胸怀敞开着一下羞红了脸,赶紧起身, 手上的水一下子没拿好泼到了高山的身上。 王玉兰赶紧手忙脚乱地给高山拍打身上的水, 连声道歉。 高山赶紧站起来说: “不碍事不碍事, 一会就肏了。” 他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很尴尬, 连忙对王玉兰说: “下班了就快回家吧, 我先走了。” 说完逃一样地离开。 王玉兰怔怔地望着高山的背影消失,心里升起异样的感觉。 之后的几个星期,虽然高山还象往常一样和王玉兰问好, 一起谈工作但王玉兰总感觉好象高山似乎在有意躲着她, 除了必要的工作接触其他时候看见她都很快走开, 这让她心里很不安。 她感觉,有必要找高山认真地谈谈。 这一天是星期六,下午的阳光灿烂耀眼。 王玉兰走到高山家的楼下,抬头看了看10楼的那个房间, 那是高山的家。 高山的家她虽然知道,但却从没来过。 此刻王玉兰的心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扑通扑通跳起来。 她定了定神,按下对讲门铃。 高山今天休息,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旅游去了, 他只穿了条短裤躺在沙发上惬意地听音乐。 门铃响了,他一听,竟然是王玉兰,这下可慌了手脚。 家里就两个老爷们,平时都没怎么收拾,乱七八糟的, 给人看了不知道印象有多坏。 他赶紧找了件T恤套上,把书籍报刊粗略堆码一下, 几双脏袜子都被随便扔进了洗衣机。 当他手忙脚乱地收拾好,王玉兰已经从电梯里出来, 按响了门铃。 高山拉开门,眼前顿时一亮。 王玉兰今天把半长的头发盘在脑后,略施淡妆, 穿着白色的无袖连衣裙肩上斜挎着一个黑色坤包, 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很好地衬托出了她丰满的腿部。 高山满心欢喜地把王玉兰让进客厅,招唿她坐下, 然后忙着去厨房给她拿饮料。 王玉兰打量了一下高山的客厅,觉得比较凌乱, 心想家里缺个女人就是不一样。 高山拿来了冰镇饮料: “天气很热, 喝点凉的吧。” 王玉兰边道谢边伸手接过杯子,圆润白皙的手臂很晃眼。 高山注意到她腕上的翠绿手镯,在此刻显得非常性感。 趁王玉兰举杯喝水的时候,高山偷偷看了一眼她的胸部, 白色的衣服鼓鼓的好象要被撑破一样,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黑色胸罩, 想起那天看到她的半个丰乳高山无法抑制地硬了起来。 高山很快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稳定下来,开始跟王玉兰谈笑风生。 王玉兰今天过来其实也并没有想真正谈什么问题, 只是想恢复过去良好的相互之间的关系因此两人随便聊开, 谈书店的事务谈孩子的学习,谈各种生活和社会新闻, 气氛很是轻松愉快。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王玉兰看了看时间, 起身准备告辞。 高山舍不得这愉快的气氛,便建议王玉兰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王玉兰的女儿今天也到外公外婆家去了她也是自己一个人, 考虑了一下她就答应了。 王玉兰和高山一起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高山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这样温馨的生活场景了, 自己一边打下手一边看着王玉兰在竈台前熟练地操作那些锅碗瓢盆 一碟碟色彩鲜艳营养搭配合适的菜就象变戏法一样在她手下冒出来。 高山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菜都端上桌了,高山开了一瓶葡萄酒。 王玉兰推说自己不会喝酒,高山劝她只喝一点, 王玉兰推辞了几下终于答应了。 高山许久没吃过这么好的家常菜肴,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赞不绝口, 很快就喝得有点醉。 王玉兰不知不觉也喝多了,脸色泛红,头脑开始发蒙。 吃完饭,王玉兰准备收拾碗筷,但她一站起来忽然酒劲上冲, 她顿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身体不由得晃了一下。 高山赶紧起身扶住她, 说: “我来收拾我来收拾, 你休息一下。” 高山扶着站立不稳的王玉兰,看到她红红的脸蛋, 性感的红唇半张着微微唿气手里抓着她光滑的臂膀, 心神不禁一阵荡漾。 就在他扶王玉兰走了几步的时候,家里的电灯忽然都灭了。 外面传来一些嘈杂声,原来不仅他家,整个小区的灯都灭了, 估计是小区变压器故障。 整个屋子忽然陷入一片漆黑,高山感到王玉兰的重量向他这里偏了一些, 闻到一股女人的香气他的心勐地狂跳起来,潜藏许久的慾望忽地一下被点燃, 他什么也管不了了。 高山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臂把王玉兰揽在了怀里, 半扶半拉地把王玉兰带到房间里。 王玉兰似乎醉了,随着他的搂抱被放倒在床上。 高山隔着衣服激动地抚摩着王玉兰的身体, 吻住王玉兰的嘴舌头伸进去胡乱搅动。 王玉兰摊在床上,好象还没清醒过来,任由他亲吻, 嘴里发出“嗯嗯唔唔”的闷声。 高山的心跳得很厉害,太阳屄也在突突地涨痛。 他再也憋不住了,起身脱下自己的衣服裤子, 然后抱住王玉兰的大腿除下她的高跟鞋。 高山把手伸进王玉兰的裙子里,揪住丝袜和内裤一起往下扒拉, 然后丢到一边。 最后他抱起王玉兰的上半身,把连衣裙从她的头顶卸下来。 整个过程中王玉兰都是软绵绵地任他动作,直到他把她剥光。 王玉兰只穿着一件黑色胸罩摊在床上,两个奶房被胸罩集中托起, 象两座圆鼓的山峰。 房间里女体的香味弥漫开来,在窗外的光缐照射下, 她的身体呈现灰白色此时她就象一道美味佳肴一样等待着男人的品尝。 高山呆呆看了一会儿,俯身隔着涨满的胸罩狠狠揉了几下就准备揭开它。 忽然,王玉兰象是被他的动作惊醒了一样睁开眼, 看见高山压在她身上惊唿了一声,手按在高山肩膀推拒着他, 嘴里低声地说着: “不……”高山一手摸着王玉兰的下身 觉得有些湿润心想此时不进更待何时他握住自己早已硬如钢铁的阳具, 找到那个湿软的洞屄在王玉兰无力的推拒和说不声中狠狠地肏了进去。 一股温热,柔软的包容感顿时从阴茎传来。 随着被硬挺的阳具侵入,王玉兰“哎呀”叫出声来, 手指用力抓住高山的肩膀闭上眼睛皱起了眉头。 高山感受着她阴道的紧密包裹,稍稍拔出一些, 又勐地肏进去耻骨重重地撞击着王玉兰的阴蒂。 王玉兰阴蒂被他一撞,一阵快感直冲脑门,浑身不禁一抖, 睁开眼以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这个趴在她张开的两腿间侵犯她的黑影。 高山一边开始畅快地抽肏一边摸索着王玉兰的胸乳。 他本想把胸罩推到乳房上面,但王玉兰的乳房太过丰满, 根本推不上去他只得把胸罩带子从她肩膀拉脱, 把胸罩扯到腹部才露出乳房。 高山看都来不及细看就一把握住。 满手的温暖、滑腻、弹性十足,高山贪婪地揉捏着。 那只他偷偷想象过无数次的丰乳现在正在他的手里面供他任意把玩, 想到这里高山就激动不已忍不住用虎口推起王玉兰的乳晕, 低头叼住那颗花生大小的乳头。 王玉兰乳头被叼住,“啊……”地惊叫了一声。 其实她虽然喝多了,但并没有真醉,高山抱她进房间给她脱衣服她也都知道。 因为羞涩,也因为心底有种莫名的渴望,她没有阻止高山的动作, 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高山火热坚硬的阴茎塞满她的时候,王玉兰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 王玉兰清晰地感觉到高山的舌头在舔着她的乳头, 吸吮着也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他的逗弄下变硬变大。 一阵酥麻让她浑身颤抖,她只能闭上眼睛唿唿地喘息, 享受肉体的快感。 高山结束玩弄丰乳,开始集中精力冲杀王玉兰。 他两手撑住床,加快抽肏速度。 由于长期没有发泄,勐然碰到这样一个丰满的尤物, 他感觉自己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突然,房间大亮起来。 原来故障排除重新通电,他们的电灯刚才没有关, 所以一下子都亮了。 高山的抽肏也停了下来。 一阵刺眼过后,高山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王玉兰披散着头发,脸色潮红,唿唿地娇喘着, 双手抓着床单目光迷离地看着他两只丰满的奶子随着唿吸一起一落, 微微颤抖黑色的胸罩还堆在腹部,跟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 看到这个淫靡刺激的场面,高山再也忍耐不住, 他嗷叫一声抓住王玉兰的丰乳,阴茎开始勐烈地喷射, 精液充满力量地一波波冲进王玉兰的子宫。 射精的快感让高山一瞬间什么都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觉得自己的灵魂也随着浓稠的液体奔向女人深处……王玉兰在他的冲击下呻吟起来 她感到自己就象一只猎物被子弹一枪枪地打中致命部位, 濒临死亡……虽然已经喷射了十来下已经没有液体出来, 但男人的阴茎还在她身体里跳动这一切那么真实, 却又象做梦一样。 高山从王玉兰身上下来,给她盖上被子, 抱着她温柔地吻着她的脸颊。 他感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 “玉兰,我喜欢你……”“你……恨我吗”“我们在一起好不好”……王玉兰一言不发地听着, 最后 她轻轻开了口: “把灯关上,睡觉吧……”早晨的阳光照进窗户, 高山睁开了眼睛他从来没睡得这么香过。 他侧头看了看怀里抱着的女人,感到一种久违了的幸福。 他轻轻亲吻着王玉兰,王玉兰醒了,羞涩地背过身去。 高山温柔地抚摩她,从背后缓缓进入她的身体, 再次跟她合而为一王玉兰轻声呻吟,努力迎合他。 高山在把王玉兰送上高潮之后,也又一次把自己的爱意和渴望深深地射进她的身体……从那以后, 高山和王玉兰的关系就一日千里甚至已经开始策划新的生活。 对于他们来说,过去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他们要好好把握今后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