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那一年

大四那一年,我考上了研究所。 因为积欠的学分不多,四月中放榜之后,时间很充裕。 这时,刚好有个教授缺一个短期专案工读生, 我便加入了研究团队。 这个专案已经进行好一阵子了,本来不缺人的, 只是资料收集的比预期的还要多且五个工读生有四个即将毕业。 于是多请一个人,让工作能提早结束。 ? ? 教授是个三十多岁的人,几经四十了, 但保养得宜活像是三十不到的型男。 众多女同学,为他着迷。 不过,教授已经结婚了,而且师娘也是个美人, 传闻是国内位居首位师范大学外文所研究生之花。 在学校出现只有几次。 直到有一天晚上,结束工作之后,教授邀集我们到家里吃宵夜。 一方面慰劳大家的辛苦,一方面是因为师娘不知哪根经不对, 跑去学烹饪常常炒着要大展身手,教授想到可以带我们这群饿死鬼, 去消耗食物。 到了那天,我们真正看到她,$,果然名不虚传。 和教授只能说是金童玉女,没别的形容词可以说了。 那天晚上,其他学长们趁着师娘还在准备的空档, 和教授打起卫生麻将。 而我级数最小,就在厨房帮师娘,和当茶水小弟。 ? ???教授家里的厨房有点窄,因为当初装潢的时候, 把一部份挪用在书房了。 由于我在客厅厨房跑来跑去,在进厨房的时候, 总是和师娘差身而过。 几次之后,我开始心不在焉。 师娘的身材,正好是我喜欢的那型,胸部大小刚刚好, 我一向不喜欢大胸部。 好死不死,她又穿着白衬衫,白衬衫是我的罩门。 几次的身体接触下来,我的小兄弟已经箭在弦上, 不得不发。 尤其是在厨房,她的大腿和翘臀,总是不经意的和我的下体摩差。 不知道她是装傻,还是太投入作菜,一点都感觉不出异样。 还好我穿牛仔裤,加上size不大,就算勃起, 也不至于太明显外观上不至于太尴尬。 但这样摩蹭,哪受得了。 好几次,都想伸手把她拦腰贴在我的下体,霸王硬上弓。 还好就在我有点快失去理性的时候,饭终于做好了。 这顿饭,我吃的超快。 一飞奔回家,就打起手枪,射了一堆。 ? ?? ? 工读生中,只有我是大学部的,其他研究所的学长姐都很照顾我, 没让我做太难的工作。 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打字影印和查页数。 (事实上,应该是我程度太差,他们不敢明说)。 到了五月中,工作顺利的进度超前,似乎人力过剩。 教授跟我说,师娘准备专职在补习班教书,需要有个人整理讲义, 问我要不要去。 除了工读金之外,还提供住宿。 原来,教授知道我挺穷的,又要上台北念书, 希望帮我省下这一阵子的住宿费。 但他不知道,其实我念了四年大学,止付了两个月的房租, 剩下的时间都是住免费的。 房租合约再这个时候到期,虽然很想继续住下去, 不过那多到不像话的工读金我真的很需要。 ? ???隔天跟房东提了不再续租,心理真的很不舍。 虽然我们两个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情爱,但是在肉体上, 我们却互相依赖毕竟他是我第一个女人。 原以为他会留住我的,没想到房东却直接答应, 而且说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情他已经在年初离婚了。 而且他把房子卖了,新屋主将在七月接手房子。 而他要回去台中,和另外一个男人同居准备再婚。 他坦承,那个男人是他的高中同学,再一次偶然相遇中, 上了床也发现那男人等她很久了。 此时我感觉有点被骗的心情,把她推倒在床上, 我们那晚作了三次。 算了,这总事情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埃,况且我们没有互相承诺过任何事情, 算是好聚好散。 ? ?? ?两天后,我搬进教授家中的客房, 学校也停课了。 刚开始,工作上有点一团乱。 常常和师娘对坐在客厅的和室桌上,埋头整理讲义。 我还是一样,有点心不在焉,因为师娘天天穿着衬衫, 且上两个扣子都不扣。 虽然胸部不大,看来只有B罩杯。 可是在合身的丝质衬衫,总是唿之欲出。 在有一次起身到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两眼往下值是, 「靠」心中暗爽了一声原来她一直没有穿内衣。 ? ?? ?教授说要到台北五天,要我自己去研究是把这学期期末考的考卷带回家哩, 帮他改完填充题。 第一天改着改着我就睡着了,突然觉得有人跨坐在我身上, 还感觉胸前养养的。 睁开眼睛,发现师娘在我身上摩蹭。 此时管他三七二十一,狠很的把他抱了起来, 抬起头两张饥渴的嘴,舌头搅拌着唾液,疯俇激吻着。 不知何时,我们已经赤裸着身躯,拥抱在一起。 「其实那天你勃起了对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是故意的」? ?? ?听完这句, 我将师娘翻身嘴不断的吸允着她的丰唇。 右手爱抚着那我期待已久的乳房,乳头高高硬起, 处碰到我手心的时候感觉像是触电一般。 左手往下一摸,原来她湿了。 发现的第一时间,我插入了。 毫无防备的抽送,两个肉体交缠在一起,双脚互相紧紧交和。 不知到多久之后,我射了。 这一次,没换过体位,连结束也没动过,就这样在地板上睡着了。 ? ?? ?感觉上,师娘有传说中「女人三十如狼」的倾向, 光是两天之内干遍了家中所有地方。 还有一天之内,连续来了四次。 说时在话,我有点受不了。 不过,年轻气盛,总是容易被性爱的愉悦掩盖一切, 我到也乐在其中。 虽然两人享受性爱,但每次都有戴保险套。 怪的是,教授家中,好像有用不完的保险套。 那天晚上,吃完了师娘煮的海鲜大餐之后(总觉得她有所预谋)。 走过她的房间,发现她已经脱光衣服,还不关门的自慰起来。 原想冲进去,提枪上阵。 突然念头一闪,何不就在门外好好观赏一下, 实境秀。 就这样,我站在门外,也脱下衣服。 师娘发现我已在门外,躺在床上,双脚面向门外弓起, 臀部慢慢往上抬手将自己的玉手插入穴中,陶醉的抽送了起来。 「嗯……嗯……嗯」她的叫声越来越肆无忌惮。 ? ?? ?我慢慢走向床上,躺在她身边,吻着唇。 师娘还是不断的让自己的手抽送着。 我们很享受在她的自慰秀中。 忽然感到我的硬屌一阵酥麻,不知何时,另外一之手已紧紧握住我的小兄弟。 此时我在也忍不住,翻身直趋而入。 就这样,传教士体位中,两个小腹不断的碰撞, 脑袋一片空白。 师娘双手也环在我的肩膀上。 总觉得,今天师娘很厉害,不同以往。 在抽送同时,我整个背部总有备爱抚的感觉。 爽到难以形容,这一次我很快就泄了。 ? ?? ?当我转身躺下同时,赫然发现床脚站了一个身材比我好的男人, 结实的腹肌、胸肌在跳动在他跨下是一条已经冲血的硬屌。 抬头一看,糟糕!是教授。 整个惊讶让我的小屌迅速软掉。 ? ?? ? 教授向我微笑了一下,便扶着他那十五公分的屌, 插入师母的小穴中。 在我还在呆滞眼前的情况时,师母将我拉了过去, 吻着我。 教授叫我跨坐在师母胸前,继续爱抚。 为了怕被教授告上法院,只好照办,我的3P经验, 就这样开始。 ? ?? ?怪的是,教授只有臀部不断的抽送, 双手却在我的身体游走。 那种苏麻的感觉,就像刚刚我在抽送一样,原来那第三只手是教授, 而他在我趴向师母双腿之间的时候就进来了。 ? ?? ?此时心想,就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 有爽到种比没爽到好。 我跪起来,腰往前艇,将我的小屌朝向师母, 师母张嘴和住我的屌不停的将舌头在我的龟头打转。 突然感觉后方震动频率越来越快,「阿」的一声, 教授射了。 而我没管那么多,继续享受师母的服务。 ? ???突然,有另手环住我的小蛋蛋,并把我的想屌抽出师母的口中。 在我张眼想一探究竟的时候,教授已经跪在我的腰前, 我还来不及反应教授办含住我的屌,接替师母。 突然,我有了唯一的反应~~当场软掉。 ? ?? ?不过,就受似乎没有停止的念头, 继续的口手并用替我口交,感觉他很想让我在硬起来, 虽然教授是个型男毕竟还是男的,我总是提不起劲。 ? ?? ?突然有人从我的背后,紧紧贴着我, 舌头滑过我颈部。 纤嫩的手指不断的玩弄着我的乳头。 师母: 「别怕,好好享受,这可是难得的经验。 教授的技术,可是会让你很舒服的」此时我恍然大晤, 原来这一切是有计画的而我早就成为他们夫妻俩玩物的目标猎物了。 就这样,我低头看着那努力的嘴,慢慢的也有了感觉。 我硬了。 就在教授口中,我口暴了。 三个人就这样睡了。 ? ?? ?隔天,三人在客厅里坐着,先是一阵沈墨。 后来教授开口了。 原来,教授是圈内人。 一直瞒着父母,也为了掩饰性向而和女生交往且结婚。 和师母都是初恋。 因为太爱教授,虽然婚后发现他是同性恋,也愿意维持婚姻替她隐瞒。 如果有需要,也会互相用手帮忙。 今年,家里母亲及着要抱孙子,两人就试了好几次, 教授就是硬不起来。 后来有一次,师母到研究室找教授,发现我的存在。 就计画着今天的事情。 但教授知道我不是同志,所以昨晚便抢忍着没有进入我的后门。 他们很感谢我的牺牲,希望一切照常生活进行着。 就这样,我还是住在教授家里。 而教授就只有那一次,就也没对我动手了。 而我,在六月底搬到台北之前,还是持续当着师母的工读生。 工作范围包含事业上的需要,以及身理上的需要。 就这样,我过完了很矛盾的春天。 。

上一篇:公职补习班里认识的人妻 下一篇:搭讪到眉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