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妈妈在被窝里的事儿。

我的母亲是个性格温和的传统女性,她是属羊的, 这跟她的性情也很相配。 妈妈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时的人都比较早婚, 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婚后近10年才生下我我出生那年是1984年, 适逢全国人口普查也是计划生育开始普及,所以母亲生产后不久就被逼做了节育, 不过那时她也差不多快30岁也就不作抗争了。 在我有记忆中,在我刚上小学时妈妈就离了婚, 带着我搬到城里住。 城里住在姨妈家的附近,因为姨丈在税务局当个小官, 也有些人面关系就把我们的户口搬过来,只是租在一个走楼梯的小楼里, 地方小只有一室一厅50平米一直到上中学我都是和妈妈一齐睡的。 妈妈在家附近经营个小报摊,那时每月有几百块的收入算顶不错的了。 刚搬进城是90年代初,我还在读小学,当时城里的经济正开始富裕, 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私生活自然也随之开放丰富了不少。 妈妈那时才三十多岁,我记得那几年间她交往过两个男人, 第一个是个年纪大些的中年男人妈妈叫他「坤哥」, 有50岁了吧秃着头很有些钱,每次见到他都是我放学回家的时侯, 我也不知他是不是常来但一个月里只是见过他一两次, 有时我回家时他差不多要走有时则还和妈妈呆在房里大半个钟才出来。 妈妈的报摊都是晚上7点左右才收的,所以我只要经过报摊(她会请邻里代为照看着的), 没见着妈妈就知道她回家里了。 妈妈长得很普通,身高还没1.6米,也有些偏胖的样子, 不过她皮肤很白一头短发微曲着,连脖子露出的皮肤都白白的。 夏天的印像就很深刻了,每次「坤叔」和妈妈从房里出来时, 妈妈都只穿着条短裤丫和白色背心穿白背心是妈妈在家里的惯常衣着, 她只是上街才会戴上胸罩的而那几件背心都是洗了很旧的, 也很透妈妈的乳房是吊钟型的那种微垂下来, 背心上凸在胸前的两点颜色很深也很大颗。 「坤叔」也不是一出房门就走了,多是坐在客厅抽着烟, 然后妈妈就去洗手间里哗哗地洗了好一会儿出来, 他们会聊几句后妈妈才送他走的。 过了两年左右吧,到了我读四年级下学期,「坤叔」好一阵子没有来了, 反而是姨丈经常来他也有四十来岁吧,那时我已开始懂性, 妈妈和姨丈交往的时间很短前后大概不到一年, 不过却很激情他隔三两天就上来一次,而且和妈妈做爱也很疯狂, 隔着房门我都能听见妈妈的浪叫声每次他们一做完打开房门, 姨丈总是光着膀子搂着妈妈一齐去洗手间而且洗完了坐在客厅也总会搂搂抱抱的, 不一会他们又进房关上房门在里面弄得很大声。 到我考上中学那年的暑假,是96年吧,我在上暑期班, 是补习那种只有半天时间上课不过加上坐车, 中午去了也要四、五个锺才回到家来。 那天中午回校后下了场大雷雨,补习老师没来, 我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才下午三点多, 一推开大门见静悄悄的没人刚才回来时路上还有些雨, 也没留意到妈妈还在不在看着报摊由于淋湿了不少就想去拿衣服先洗个澡, 见房门半掩着我一下子推了进去想不到床上躺着两具浑白的肉体缠绕在一处, 我呆了好几秒妈妈正张开双腿放在姨丈肩上, 他则把头伏在妈妈的胯间动着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我长大后才第一次看到妈妈裸露着乳房的样子 两只白白的硕乳在颤动着葡萄般大的两颗乳头直挺挺地翘立着.....妈妈慌忙把毛毡拉过来遮住两人, 那天我浑乎乎的心里总想着妈妈那两团的浑圆乳肉还有那一身白花花的肉体。 没多久后姨丈来的次数也少了,还没放完暑假我们就搬家了, 因为我读的那间中学在近郊区我们这儿坐车要个多小时, 妈妈也不放心我去寄宿于是就搬到那区附近, 那儿的房子很便宜不过都很旧,一间间不相连的两层高的平房。 妈妈也找了附近一所医院的工作,只是做收执病房打扫卫生之类, 可能离市区远不大有人来这儿工作薪水倒很高, 比她开报摊还好些自然妈妈也没有再和姨丈联绺了。 这样总算稳定了下来,到第二年我升上中学二年级, 这一年多我也开始发育了腋下也和妈妈一样长出腋毛, 不过还是喜欢和妈妈睡在一齐因为这么多年来习惯了和妈妈同床, 而且睡觉时总可以搂着她有时半夜醒来不经意地打手放在她胸前, 妈妈也没反对这样能隔着背心摸到她的乳房我已很满足了。 当然最喜欢是天气冻时,我钻在被头下可以把脸埋在妈妈的腋窉, 她洗完澡都是香香的我也喜欢闻她腋下的体味, 有时还可以淘气地用嘴舐她的腋毛我知道妈妈也喜欢我舐她的腋下, 因为每次舐弄时她都会笑着说怕痒不过也没缩开, 反而轻哼一两声当然我还不知道妈妈也喜欢舐她的其他部位。 直到那年的冬天,有一晚半夜睡醒我竟然遗精了, 裤裆湿了一片那时我已快14岁了。 半夜里湿粘粘的极不好受,我碾转了几次身子, 把妈妈也弄醒了因为她的腿碰到我的裤裆位, 也就发觉了她在被窉里帮我脱掉内裤,还用那条内裤抹干净我的下体就扔到床下。 整晚我都做着春梦,直到天快亮时才醒了过来, 妈妈把我搂在手臂里我发觉浑乎乎的软软的肉团贴着, 原来她的背心扯高了从窗外透入的微光看到两团饱胀的硕乳, 雪白的乳房就垂在我眼前我把脸往下一点贴在乳沟间, 妈妈显然也醒了在我的头上轻轻抚着,然后她用手指在乳房上抓着痕, 特别是指甲在乳晕处刮着我开始浑身发热,下体早已涨得钢铁般硬了。 妈妈把腿压在我两腿间的根部,我忍不住轻轻蹭了几下, 妈妈低下头道: 「这样舒服吗」我的脸在发烧 妈妈把棉被拉高盖过我的头部,她的身子往上挪了一点, 这样就把乳房贴在我的脸上。 我亲了一口,然后又亲了几下,终于都忍不住把手按上去, 妈妈只是微缩了一下。 我大起胆子将整只乳房抓住,妈妈顺势把乳头送进我嘴里, 我顿时头晕脑胀的只知道含住奶头死命地吮着, 她哼了几声也没怎么动了。 吃了一会儿我就不自觉地爬到妈妈身上,把下体夹在她浑圆的大腿上, 那时我的下体已长出些疏落的阴毛了妈妈只是摸着我的头发爱抚着, 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把裤头拉下来,阴茎涨得硬硬的扯得老高, 就蹭了那么几下精液一古脑儿的全泄出来了, 流满了妈妈的大腿还顺着她的腿间流得床单都湿了。 那次之后的两三个月间,就是那个冬天, 我每晚就盼着吃完饭和妈妈躺在被窝里做那事儿 几乎每晚都要泄完精我才会安稳地睡上有时放假早上醒来也会再弄一次, 但一直只是爱抚和亲吻身体妈妈最多也只拉高背心光着上身让我把弄, 我也没想过正式的性交是男女下体的接合只是觉得这样已是最亲妮最撤底的性接触了。 妈妈为了不弄湿床单,还特意买了条大毛巾铺在床上防备着。 而且妈妈也没有再穿着裤丫子睡了,和我一样就只穿条内裤, 这样两人的大腿很大部分都接触到我也喜欢和妈妈的大腿交叠着贴在一起暖乎乎的, 更加沈溺和妈妈的这种交流了。 冬天很快就过去了,床上的棉被让妈妈收进衣柜里, 换上了薄薄的毛毯妈妈仍然只穿着内裤睡觉, 她以前多是穿肉色的喱士内裤这是我在她掠晒衣物时就已知道了, 最近才留意到她又多了几条黑色和红色的内裤替换 以前那种内裤比较透可以看到裤裆位透出一大片黑色, 不过那种内裤比较高腰包裹住整个屁股,还有布料也大些, 把大腿内侧都包住了边边很少会有毛毛挤出来。 现在这种内裤则不那么透,却是很少布料,我后来才知道那是丁字裤, 或许是那时侯开始兴起的吧。 接近夏天天气愈加热了,毛毯也只是卷着些盖在肚子上, 妈妈在家里如往年般仅穿着薄薄的白背心没有了被子的遮掩我似乎就没那么大胆, 躺下去好一会才敢轻轻掀高她的背心而且还是晚上没那么光了才敢行事。 妈妈也摸透我的心思,上床睡觉前她总会先去洗个澡, 然后用那条大毛巾包裹着上身有时她卧在床上看书看电视, 看着看着毛巾滑落下来这样就把上半身裸露出来, 想不到她坐着由于地心吸力的影响两只乳房垂吊下来更加显得硕大饱满。 那次我趁机把头枕在她的腿上,刚好就可以吻到她垂下的乳峰了, 第一次这样吻着时兴奋到不得了更兴奋的是妈妈把手伸入我的裤里, 掏握住那根涨大的肉棒把弄她的手暖暖的挫的好舒服, 当下我就忍不住要泄出来。 那晚也是我的第一次,妈妈拉开她丁字裤的裆位布块, 让我看到她下体毛茸茸的阴户当时我的龟头兴奋得分泌了不少粘液, 我就躺在她大腿边她把腿张开跨在我脸上让我瞧那地方, 藉着电视的光缐妈妈用手指拨弄覆着的浓毛, 露出涨鼓鼓的阴户两片肉唇皱摺着翻起,呈深褐色涨得暗黑, 我想起早几年姨丈和那个「坤哥」对这地方定然也极为熟悉。 已兴奋得迷乎乎的我终于忍不住把嘴巴凑上拼命舐弄起来, 我的舌头不止舐遍了整个阴户也舐湿了四周的耻毛, 当我把唇吸住那两块肥大的阴唇时妈妈"啊啊..."地叫出声来, 她的分泌不住涌了出来越流越多,妈妈的手也在加速套弄我的阴茎。 当我将要抵达临界点时,妈妈松开手,然后我见她自行把食中两指塞入下体内扣着, 还不时揉着穴口上端突出的肉粒不几下妈妈的高潮就来了, 她整个人蜷着身子侧躺下来抽搐着喉底低沈地呻吟起来。 我不敢再动,妈妈微睁着潮湿的双眼, 一手搂住我: 「傻孩子, 来抱住妈妈。 」她把我的头按在她胸前,我顿时会意地咬住她的奶头吮吃起来, 妈妈叫得更大声了奶头更是涨得又大又硬,我抱住她紧紧的只是出力吮啜她的乳头。 妈妈啍着: 「好孩子,是了、是了....嗯用力吮, 噢...噢太好了。 」过了好一会她才松弛下来,然后慢慢恢愎了常态坐起来。 我的阴茎仍直挺挺地耸立着,妈妈把丁字裤脱掉, 下面显然已湿了一大片她用手指梳理着湿成一片的耻毛, 把它们弄得贴服地往两旁梳开。 就这样仰躺着靠在枕头上,她让我爬在她身上, 我的阳具直挺挺地竖在她小腹前正不知如何做才好, 妈妈右手抓住它熟练地帮我套弄起来没几下我就快喷射时, 妈妈的时间拿揑得很准在我就要忍不住时她的双腿张开了些, 把龟头纳入穴口我一下子进入又暖又湿的肉缝中, 舒服得不得了不想那肉穴还会紧紧地一下一下收缩着, 我还没动就泉涌着喷精了。 「妈、我...我撒出来了。 」我轻声叫道。 妈妈安抚着我: 「嗯、好了好了,终于做大人了」。 我想动几下,又不舍得离开,退出一点点又塞入不动了。 她笑了起来: 「那不是撒....嗯、那是、男孩子是射, 知道吗」我偎在她胸前: 「我知道...妈之前我都有射精的, 就是在你腿上的那些。 」妈妈道: 「那些不算,要放在里面射才算、才算爱爱了。 现在不是很好吗,别不开心,来!这样妈和你都很舒服是不是」我轻轻﹕"嗯"了声, 下体仍硬硬的不肯退出妈妈也没动,下体就这样浸淫着契合住。 好一会我才半软下来,不过仍有一半契入,妈妈叫我退出来, 她张着腿看着很快穴口就泊泊地淌出白浆, 妈妈盯视着我半软的阳具: 「怎么还没软下来来, 再来爱爱一次」。 她用手在我胸前抚弄着,湿暖的舌头舐弄着我的乳头, 这招真管用我半软的家伙很快又慢慢勃长起来。 这会我已经知道要怎么样才舒服了,一下子掀过来压住妈妈, 她也顺从地张开双腿让我一下子又进入了这事还真不用教, 我一下一下地抽送起来母亲嗯嗯哼哼地承受着呻吟起来, 可能已泄了一次精的缘故我抽动了足有廿十多分钟, 她又来了一次高潮由于是性交引起的高潮,她也特别满足, 双脚缠绕在我腰间迎合着我做完后我们全身都摊软了, 我也在她满足后深深地插入她体内又射了一次精。 这事一直到我读完高中,3年间妈妈都保持和我的这种亲密关系, 由于正值发育的高峰期我的性慾很强,而四十多岁的妈妈更是需索旺盛, 除了她月事来潮外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行房,有时周末放期时一天更要做三四次才罢休。 妈妈是做了节育的,没有了后顾之忧,其间我们的性生活都是体内射精而没有避孕的, 有时我问起数年前她和坤叔、还有姨丈的事她总是笑而不答。 念完高中后我没考上,就去了广东打工,一走就是一年多, 那一年多来禁慾的日子让我更想念妈妈后来就把她接过来居住, 那年妈妈已47岁了刚住下那几天我是请了几天假陪她的, 结果除了上街买东西外待在家里就是不停地和她做爱, 妈妈告诉我近来已步入更年期连月事都时常不准了,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很满意帮她口交时发现她的分泌依然很旺盛, 可能得到我不停地灌溉妈妈也变得年轻了,她差不多过了两年多(50岁)才收了经。 到现在我们已住在这儿快8年了,妈妈毕竟也已年过半百, 除了脸上多了些皱纹外也添了几根白发而26岁的我正处青壮之年, 每星期最少还维持四、五次的房事但有时我的持久力长了妈妈也顶累的, 因为我们习惯了用传统男上女下的进入式激情时我总忍不住把妈妈的腿架在肩上, 弄久了妈妈就叫着脚很酸后来我想了个办法, 就是买了个高些的枕头让她可以趴着埝在小腹下 这样我可以用后入式进入刚开始妈妈还跪着让我扶着她的臀部做, 时间长了她一累就伏在枕头上我又可以趴在她身后继续, 而且贴在她屁股后抽送弄得"啪啪..."声也很刺激震撼 现在有一半的性事我都是这样泄了身。 算起来和妈妈的性关系已持续了超过10年,这些年妈妈早已和我无所不谈了, 后来听她说起那时侯和坤叔的交往只是为了经济上得到他的支持 坤叔那时已五十多岁而且还有老婆他只是觉得每月偷情一两次很刺激, 反而体力上不能负荷所以妈妈说和我刚开始做的时侯一天两三次, 一个月的次数比起和坤叔交往两年的性事还要多。 致于姨丈,妈妈说那时侯她是真的有很强的性需求才和他交往的。 算起来妈妈当年才四十出头,之前那两年和坤叔的短聚偷欢可能正好挑起她的性慾, 以致和姨丈相好后没多久又和我发生性关系。 妈妈还说由于和姨丈较熟悉,他每次又肯讨好妈妈, 我问妈妈是怎么讨好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就是用口舌服务。 我说难怪那次让我见到他伏在妈妈胯下!知道妈妈喜欢口舌服务后我也多花了些时间在前奏方面, 除了吻她的乳房之外现在多半会帮她舐吻下半身。 去年春天的时侯妈妈回了一次老家,差不多十多天才回来, 接着她跟我说起见到了多年没见面的姨丈还和他一起去吃饭聊天, 妈妈说姨丈当年跟她好上都是因为姨妈的关系 原来姨妈以前那时侯也有跟别的男人好过。 现在他们的子女都大了已成家立室,姨妈也已和他和好如初了, 姨妈还在学校任职姨丈则已退休在家,一个人养花弄草的也很闷。 他还问起妈妈的近况,妈妈只是说跟我搬去广东住很多年了, 妈妈说姨丈他们暑假想过来住一段时间换下环境解解闷 我见妈妈没做事也想反正多些人热闹点就说如果他们搬过来长住也无所谓。 姨丈接到电话还没半个月就过来了,他说现在还没6月, 要到6月底学校放暑假姨妈才能过来。 家里有两间睡房,妈妈和我睡一间,就腾出另一间安顿给他, 后来妈妈也已和姨丈说了我们的情况。 这样过了10来天,那晚吃完饭回房,妈妈扭揑着跟我说, 「你姨丈来了么久总想叫我陪他一次,妈今天推不过就和他、和他一齐午睡。 」我说: 「午睡那你们有睡一齐了, 有没有」妈妈有些紧张: 「我本来想就那么一次, 哪知道他不太行没、没有做什么。 」我问她是姨丈要求的吗她点点头。 我搂住妈妈: 「那, 那你们在房里做了吗」妈妈道: 「去他房里, 不过我们今天没做真的!你姨丈可能年纪大或是太紧张, 还没放进来就泄了他还没动呢。 」我帮妈妈脱掉背心, 她坐着一对肥白的乳房垂晃下来: 「那不是跟我以前一样, 妈!我第一次做不是还没动就射了怎么算没做呢都射在你里面了。 」妈妈隔着我的内裤摸着: 「真的没有, 刚才我就帮他挫着几下姨丈忍不住一下子泄在我肚上了。 妈都还没够着,妈妈现在可还想要你呢。 」我吻着她的乳房爬上去,「那姨丈射得多不多」「我不知道, 妈都洗干净了。 」我压住她一边品尝她的乳头: 「不了, 下次还是不要让姨丈射在你里面不然我可不敢吻你那儿了。 」我又去拉扯下妈妈的内裤, 她听了有点不太开心: 「我都说他没有射进来。 」我开慰道: 「我知道,姨丈是见到你的身子这么丰满太兴奋了, 一下子就流出精来了。 妈,我明天去买些套子给你,不是,是给姨丈用的, 我不要他以后在你里面射精。 」妈妈这才笑了: 「别...放心,妈以后只让你射进来了...来, 快放进来吧妈都等急了。 」我搬开她的腿一下子捅入她体内: 「这才是我的好妈妈, 嗯....妈 让我们好好爱一次....舒不舒服」母亲满足地抱住我: 「舒服, 嗯..嗯你好硬好粗壮唷,塞得妈满满的。 」然后我加快抽送的频率,妈妈微闭着眼享受我的冲刺, 又把我的头按在她胸口: 「只有你才让妈这么舒服 嗯、嗯...噢噢....呵呵...再来几下...快!妈就快来了!」我咬住她的乳头加紧抽送 不几下就把她送上高潮妈妈肉紧地抽搐起来, 我把下体紧紧贴住她享受着她高潮时阴道的收缩, 阴穴正不住地吸住我的肉棒 妈妈睁开眼啍道: 「快、妈到了!你也射了吧!」我摇摇头: 「别, 我想再做一次才射。 」然后我等妈妈慢慢平静下来才抽出,仍是硬硬的雄纠纠地勃长着, 之后我又伏到妈妈胯下帮她舐吻阴户这下变成头下脚上的和妈妈互相口交, 我的舌头不住舐着磨擦她凸起的阴蒂她也吮啜着我的阴茎, 舌头还不断地舐刮我的龟头直舐得龟头涨得紫红色有冬茹头般大了, 到妈妈忍不住又要高潮时我又调转身子再次进入她体内, 这次她的高潮来得更快了我的阴茎才–塞入妈妈已大声叫起床来, 「这么快就来了」妈妈脸泛红潮: 「还不是你舐的 快、这下也射了吧!」我再次把她送上去高峰 丹田发热快感叠致 阳精顿时泉涌喷出: 「妈、我射出来了。 」「嗯、嗯....射吧,还在跳呢,好儿子,都射给妈。 」我抽搐着直跳了十几下这才完事。 休息了大半个钟后我爬到妈妈身上又做了一次, 这晚我在她体内一共射了两次精。 第二天早上妈妈先起床给我弄了早餐,她告诉我直到早上起来她的阴户还有精液淌出, 我叫她去浴室洗了。 因为次日是周日,我放假在家,吃完早餐我还躺在床上, 妈妈想拉我起床说姨丈都已起来在厅里看电视了, 我反拉住她妈妈一下子就被我拉趺在床上,我拉高她的背心亲她的乳房, 妈妈被我吻得浑身发软躺着我又去脱她的裤子....不一会我们就缠绕一处又互相口交起来, 妈妈被我舐得下体分泌了很多泛漤成一片阴毛全湿了, 然后我抱起她坐在我腿上妈妈主动把我的肉棒纳入她体内欢合起来, 我不住啃吮她敏感的乳头这令妈妈欢声大作, 她很大声地叫起床来。 疯狂完一轮我抱着她躺下,妈妈这才发觉房门还没关, 推着我叫我关上我不理会又扛起她的腿架在肩上再次交合入抽送, 妈妈忍不住快感又呻吟起来。 我对她说: 「就让姨丈听到也没关系,反正他也跟你做过很多次了。 」妈妈嗯、嗯地应着,我抽送了上百下妈妈也已热得冒出微汗, 便停下来伏在她身上下体仍交合着。 我舐着她乳房上细细的汗珠,妈妈还递高手臂让我舐她的腋下, 我一直舐到她腋窝和腋毛。 妈妈显然正处于极兴奋状态: 「舐得妈好舒服呢, 不如、不如叫你姨丈进来也帮妈妈舐...你说好不好」「我正舒服着不想拔出来 妈、你叫他吧。 」我缓缓抽送着。 妈妈拉过毛毯盖住我身下,叫着姨丈的名字。 姨丈原来就在房门口偷看着,一下子就走进来, 妈妈叫他也上来姨丈自行脱光爬上来,一下子揑住妈妈的乳房飞禽大咬起来, 妈妈把手伸到他胯下姨丈也已勃起半举着,黑幽幽的阴茎也老长的, 妈妈握住帮他挫弄起来....。

上一篇:二龙三凤乐融融。 下一篇:做篮球教练的妈妈。